扶貧不怕遠征難——遂川幫扶干部黃鵬赴新疆阿克陶攻堅札記
今年6月22日,我省選派13人奔赴新疆阿克陶扶貧,黃鵬作為吉安市唯一一名扶貧干部在列。

l1

黃鵬(右)為村里干部指出檢視問題 

l2

黃鵬走訪玉蘇普·阿卜力米提家

l3

李書哲、劉茜 文 黃鵬 供圖

初入大漠 不怕環境惡劣

今年6月22日,我省選派13人奔赴新疆阿克陶扶貧,黃鵬作為吉安市唯一一名扶貧干部在列。

收到正式通知當天下午,黃鵬匆匆告別妻子和4歲的孩子,坐車趕往省扶貧辦與隊友們匯合。

而此時南昌一附院的19樓,罹患喉嚨甲狀腺腫塊的母親,靜靜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等待著次日的切除手術。

晚上,黃鵬終于抽出時間打車到了醫院。似乎很久沒有這樣溫情的時刻,母子倆在一起拉家常,而離別前的時光似乎總是特別短暫,限定的探視很快結束了。

次日早7點多從南昌飛往西安,再轉機抵達喀什,最后坐中巴到阿克陶,已是晚上8點。

從江南水鄉到邊陲大漠,跨越數千里的距離。為了迅速進入工作狀態,13名隊員參加了縣扶貧辦組織的集中培訓,補上了新疆扶貧政策的課,平常邊干邊學、向基層扶貧干部虛心請教。

對于初來乍到的外鄉人來說,流鼻血還是小事,難受的是水土不服引發的嘔吐等癥狀。在平均海拔高達4500米的氣候干燥的帕米爾高原,大家紛紛收到了來自身體的“抗議”。幾名隊員患上急性腸胃炎,需要打點滴留院觀察。

而邊遠的木吉鄉平均海拔3700多米,距縣城近7小時的車程。黃鵬和隊友在這里不僅領略到火山口風光的雄奇,更見識了生存環境的極端惡劣。平均每年超過200天小地震,太陽輻射高,沙塵暴頻發,因氣溫低且蚊子多,當地人的裝扮都是長袖長褲加上面罩。

“PM2.5指數258,PM10指數1100,嚴重污染!”在木吉鄉走訪時,黃鵬的手機APP空氣指數測評,收到一條這樣的提示。但為了爭取時間入戶了解情況,隊員們仍然硬著頭皮下村了。空氣里滿是沙塵,只能瞇縫著眼睛艱難行進。

團結友好 不怕語言不通

阿克陶的鄉民熱情好客,見了面先握手,再將右手放在胸前鞠躬,拿出自家最好的東西款待客人,最常見的是西瓜和馕。

一天上午,黃鵬走訪巴仁鄉吐爾村,正在吃早飯的農戶,趕緊盛碗飯端來,還把盤子里僅有的幾塊肉都挾給黃鵬。雖然已經吃過早餐,但黃鵬還是把飯給吃完了。因為分享食物,也就意味著成為彼此信賴的朋友。

年紀大的村民大都聽不懂普通話。為了和當地人打成一片,也為了和語言相通的孩子們成為朋友,黃鵬口袋里總是鼓囊囊的,一到農戶家就把大白兔奶糖分發給孩子們。

這里分為牧區和農區,有邊民補貼和牛羊買賣收入的牧民們生活較為寬裕,可地處偏遠、交通不便;而農區耕種土地少、沙堿地占比高,生活難以為繼。當地通過“定居興牧工程”、易地搬遷政策、多樣化職業技能培訓,打出“組合拳”解決貧困戶的安居、就業等困難。

部分村落仍舊保留著較為原始的生活習慣,每家院子里都用磚壘起床,吃飯時鋪上毯子,撤掉就能跳舞、跳累了就休息。學前的孩子大多剃著光頭、光著腳丫在戶外玩耍。兩地幫扶干部商定后,對村民移風易俗提出建議:衣服入柜、吃飯上桌、睡覺上床、用衛生廁。

當黃鵬第一次走進皮拉勒鄉依也勒干村的玉蘇普·阿卜力米提家,8個孩子有的在地上圍坐著,有的在戶外嬉鬧,上小學的弟弟手部骨折打著繃帶。最大的16歲,最小的只有4歲。丈夫在縣城參加培訓,妻子因慢性病只能打零工。雖然享受了4個低保,但家庭經濟狀況仍然較為困難。

次月,再走進這戶人家時,黃鵬把準備好的食物分給孩子們,還帶來了好消息:縣城的民政學校可以接收3個適齡孩子入學,包吃住且學費全免。開心的孩子們牽著手把黃鵬團團圍住,歡快地跳起了民族舞蹈。

答疑解惑 不怕千里之行

七月流火,物產豐饒的喀熱開其克鄉種植的核桃豐收了。可黃鵬和隊友們發現,雖然這里的核桃價格低、品質高,可因為缺乏推介渠道,銷售情況并不樂觀。

工作隊陸續購買了3000余公斤核桃,并通過社交軟件向親朋好友推薦這里出產的核桃等農副產品,一名隊員親友還與博斯坦村的核桃合作社確立長期收購的貿易往來。

“貧困戶,有獎補,脫貧不脫政策扶,兩不愁來三保障,脫貧走上致富路。畜牧惠農有獎補,大家都來數一數。沐陽光,沾雨露,感謝黨來謝政府……”黃鵬在縣里組織召開的貧困戶培訓會上,將內容長達35頁的扶貧政策變成了通俗易懂的《貧困戶獎補歌》,傳唱在阿克陶的大街小巷。

為了與當地扶貧辦對接梳理政策、制定規范性文件材料,隊員們在短短3個月的時間里,幾乎從來沒有休息過一天,就連中秋節的夜晚都在開會中度過。中午困了,就近拉來兩張凳子躺會兒,或者在通往下一個村莊的汽車上打個盹。進村沒有入戶路,就靠著自己的雙腳丈量貧瘠的大地。只要出去走一遭,回來頭一件事就得撣去衣服和褲子上的灰塵。

黃鵬帶來的皮鞋壓根沒從行李箱拿出來,就靠運動鞋走村入戶。為了換洗,還臨時在網上再買了一雙運動鞋。

7月,平均步數13895步;8月,平均步數15679步;9月,平均步數16888步……手機悄然記錄下了行進的步伐。黃鵬瘦了,也曬黑了。但眼眸依然清亮,腳步依然堅定!

邊疆留下的除了腳步,還有一顆顆赤誠的心:有的隊員目睹了貧困家庭孩子們的生活困境后,以個人名義資助布倫口鄉托喀依村和布倫口村的兩位貧困學生;有的隊員積極向家鄉親友推銷阿克陶縣特色農產品,并多次使用快遞寄往各地;有的隊員專程到喀什無償獻血點無償獻血400毫升;有的隊員熱心推薦巴仁鄉英阿依馬克村29個有意向的勞動力,前往廣東佛山一家電子廠就業……

攻堅克難 不怕千辛萬苦

“大漠孤煙杳,思君親莫笑。”安排滿滿的一天工作結束后,萬籟俱寂。黃鵬最牽掛的除了孩子,還有工作之余獨自照料家里的妻子。

“爸爸,你在新疆干嘛?爸爸,你怎么還不回來……”兒子做夢夢見爸爸,一大早起床就在媽媽跟前撒嬌要打電話。遂川和阿克陶時差約2小時,黃鵬被電話那頭熟悉而遙遠的聲音喚醒。怎么能不想家呢?可是這里還有許許多多貧困戶的家,在等著隊員們幫扶。

阿克陶鎮巴仁艾日克村貧困戶祖農·阿卜杜克力木,和妹妹住進了政府的安置房。他罹患精神疾病,又有暴力傾向,所以幫扶干部們很難入戶。黃鵬走訪后,多次和縣殘聯溝通辦理殘疾證事宜,并建議妹妹將其送到喀什地區專科醫院進行診斷和治療。

自江西脫貧攻堅現場幫帶工作隊赴阿克陶縣以來,完成了對全縣25個2019年預退出貧困村、2020年38個擬退出貧困村等的4輪現場幫帶,共走訪農戶3200多戶,其中貧困戶2600多戶,并協助縣里開展了中央巡視反饋問題整改情況督查、2019年預退出貧困村自查自驗等5項重點任務,形成情況專報108期。隊員們克服環境、飲食、氣候、語言和健康等諸多困難,圓滿完成了傳幫帶任務。

在黃鵬的扶貧手記里,有初入大漠的艱辛、有語言不通的窘況、有千里之行的堅定,更多的是工作隊齊心攻克的一個個小目標的欣喜:“6月28日至7月14日,江西省赴阿克陶縣脫貧攻堅現場幫帶工作隊先后對8個鄉鎮的25個貧困村進行了實地調研,共走訪農戶1717戶,訪談第一書記、村書記40名;形成了以問題為主的調研專報共26期。”

“進疆工作將滿兩月,江西省赴阿克陶縣脫貧攻堅現場幫帶工作隊已勝利完成三輪工作任務!其中在8月1日至16日開展的第三輪工作中,工作隊先后深入7個鄉鎮的38個2020年擬退出深度貧困村,走訪農戶1227戶,形成了以問題為主的情況專報38期,梳理出8個方面600余個問題和不足。”

“此去西行萬里,轉眼已是歸期。三個月仿佛只是彈指一揮間,工作因忙碌而充實,生活因友誼而添彩,思想因經歷而成熟,人生因收獲而感悟。祝愿阿克陶順利脫貧摘帽,祝福阿克陶越來越好!”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想利用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