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寄了八十年的家書
人是行走的樹,樹是站立的人。人守望著樹,樹陪伴著人。遂川巾石村的那棵古銀杏,就是一部辛酸、苦辣、醇厚的歷史。

人是行走的樹,樹是站立的人。人守望著樹,樹陪伴著人。遂川巾石村的那棵古銀杏,就是一部辛酸、苦辣、醇厚的歷史。它像一位慈愛滄桑的老人,與三進三落的蕭氏祠堂隔水相映,見證著時代的更替和歷史變遷。

1928年1月,毛澤東在遂川親手創建第一個紅色政權。中共遂川縣委、遂川縣工農兵政府成立后,遂川縣委委員毛澤覃同志在遂川與南康接壤的巾石村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擴紅”宣傳,打土豪,籌款子,建立農會組織。革命的火種燒沸了沉悶的山村,銀杏樹綻放出綠油油的新葉。長工蕭遠連、蕭克新、蕭鳳材、蕭祥悅等踴躍參加巾石沙排貧雇農協會。他們在祠堂秘密集會,發展會員,主動為工農紅軍放哨、送情報,幫助貧苦兄弟拒繳苛捐雜稅、躲逃壯丁,教育大家不當白軍而當紅軍。

那年,蕭遠連19歲,青蔥年少,百思不解,為什么整天整夜出力流汗,卻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從小跟隨大人挑著油擔、甕擔、木炭等走村入戶,趕集逢墟做點小買賣,卻遭到兵匪官紳的盤剝、敲詐勒索。在奔波中,他親眼看見工農紅軍不打窮人,不拿群眾一針一線,于是辭別雙親,投身到革命的滾滾洪流中。1930年,他跟隨革命隊伍來到井岡山、贛州、瑞金,參加“反圍剿”,與反動派浴血奮戰。1934年10月,中央紅軍各部隊在于都河以北地區集結完畢,踏上漫漫二萬五千里長征。蕭遠連渡湘江、爬雪山、過草地,歷經千辛萬難,來到了陜北。

江南有銀杏,陜北高原也有抗風抗雨抗蟲蛀的銀杏。秋風起,秋葉黃。蕭遠連想起了遠在千里之外的水口樹,想起了皺紋密布像龜裂的銀杏樹皮的老母親,想起了在家侍奉盡孝的兄長。他將在部隊學習到的方塊字,拼湊了一封錯誤百出的家書。

遠造、遠進二位胞兄勛鑒:敬啟者青安。

因此我由七、廿四日在陜西邑縣,傾接來函一件,內情盡知。弟連修函兩次

返回,現有數月之久,并無來音,不知家中情形如荷(何)?祝二兄玉體康泰!全家老幼平安否?弟由陜開赴華北抗戰以來,身體甚為安全,時時強建(健),望兄勿須卦(掛)念。現對華北形勢緊急萬份,日寇進攻和屠殺很甚,我所觀看到的華北人民被日寇參(慘)殺無寄(計)基(其)數,實哉痛心。關于我軍浸(深)入華北抗戰以來,得到不少勝利,日寇也是甚為警(驚)慌。但我八路軍抗戰華北,失地也收復數縣,現在還是正在華北開展游擊戰爭,發動全民抗戰,完正(成)最后的勝利。望兄回音,家中春季秋季收成如荷(何)?咱處油店興茂否?來告知為要,切切。□不多盡。

敬請

金安

弟蕭遠連敬1937年11月27日

這是一封意義非同尋常的家書。這封家書,郵寄了八十多年未能送達銀杏樹下,卻驚現在中宣部整理編輯的《重讀抗戰家書》中。中國國家博物館輯錄和展示了32份至情至性的抗戰家書。

古銀杏樹村的蕭氏后裔終于等到了這封以特殊方式寄回來的家書。蕭遠連烈士的侄孫手捧著遲到的烈士證書,熱淚盈眶。他用玻璃將烈士證書框好,掛在大廳上席正中央,神龕上恭恭敬敬地擺放著齋飯、三牲、酒水。古老的形式,蘊含了無限的哀思與虔誠的祈愿。

我是烈士的老鄉,從不認識那個初心不改,堅如磐石的蕭遠連。我在縣博物館瞻仰了這座不朽的豐碑,寥寥幾句簡介,銘刻腦海。蕭遠連(1910-1939),巾石鄉巾石村人。一九三0年參加工農紅軍,中國共產黨黨員,歷任排長、連長等職,參加過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一九三九年在陜西省光榮犧牲,時年二十九歲。縣博物館墻上還鐫刻著烈士的畫像,紅軍帽,五角星,面容英俊,清朗,眉宇間有一股不可遏制的英氣。

縣志上有銀杏的記載,700多歲的銀杏樹,是全縣境內最古老的銀杏樹王。

老版縣志上暫時還沒有蕭遠連烈士的記載,但遂川革命烈士紀念館等處,有這么一筆———蕭遠連烈士可能是遂川唯一一個走完長征路的紅軍戰士。我想,將來重修縣志,一定會補寫烈士的英雄壯舉,一定會編錄那封寄往銀杏古村的書信。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想利用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