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心和世俗心
把這兩個性如針尖和麥芒的名詞以PK的態勢并置一處,就已做好了被誤讀的準備。

把這兩個性如針尖和麥芒的名詞以PK的態勢并置一處,就已做好了被誤讀的準備。

如果早十幾年見有人寫出這樣的題目,我也多半會以為作者要以他的詩心來驕傲地欺負大眾的世俗心。

那時,我毫不猶豫地把詩心歸類于褒義詞,至于世俗心,則是鄙夷和抗拒的對象。在我看來,世俗心即便不直接等同于庸俗心,也至少是庸眾趣味和市井哲學的近親。

那時,我是那么懼怕世俗心污染了情感軟化了骨頭。

這樣說,新的誤解也許將產生,以為我花費十多年時間走到了自己的反面。

真的會這么簡單嗎?

當然不至于,只是,越來越復雜的人生閱歷讓我對詩心有了清醒的警惕,對世俗心有了更寬容更客觀的理解。

參加完一場氣氛感人的民俗活動后腦袋里跳出一句話:詩心主要是愛自己,世俗心可能是愛社會。

詩心對自我的敬重是它的本有之意,我此處強調的是,過于追求詩心的人多半自戀并自私;而世俗心并非只和世故有關。

詩心的核心訴求是純美與自由,這兩點都是大地上的稀有元素,因此詩心一般是朝著虛空生長的,以擺脫地心引力和紅塵的干擾。它的孕育過程具有粲然的審美效果,卻不一定對他人有益。極致的詩心還可能是通過血跡來呈現的,一般是用自己的血———自古至今,自戕的詩人和藝術家太多了;最最極致者,用的是他人的血,比如那個殺妻后自縊身亡的著名朦朧派詩人。

因為逐漸洞察了詩心的諸多偏狹之處,我已不愿被人用詩意之類的詞來定義,哪怕以此類詞匯評判我的作品,我也覺得這標準過于膚淺和俗套了。

相反,在日常生存中,世俗心所包藏的人群中的溫暖漸漸從偏見中浮現出來。作為世俗心的文化載體,那些流轉了千百年的風俗、倫理、道德,表達更多的是對群體形象與利益的尊重。

執迷詩心讓我在20歲左右做過不少遺憾的事,比如,出于對驕傲過度迷戀,故意給贊美自己的作文老師難堪;因為對孤獨過于迷信,讀書時漠視同學友情,工作后淡漠與同事的交往。

甚至,不參加同學、同事的婚禮,收到請柬隨手就丟;也不邀請他人參加自己的婚禮。

那時只注意到風俗中市儈、庸俗的一面,而忽視了一個重要方面,一切風俗的本質意義在于:本著互幫互助的原則對同類表達關懷和祝福。

我注意到一些被精英們視作蕓蕓眾生的小人物,因基因和成長環境的影響,他們的人生中很少或完全沒有詩心階段,詩心被當做祭品過早奉獻給世俗規則了。他們一生的使命就是熟悉、適應社會,不僅在自我價值實現上如此,經營親情、愛情、友情時也秉持這個原則。在此過程中,如果他們能做到不過于自私傷害他人利益,不過于世故傷害自己的形象,這樣的世俗心同樣令我感動。

我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親戚和朋友。有的人,從未成年起就協助父母挑起家庭重擔,在規劃人生時,不僅放棄了詩心,且完全割舍個人志趣,以自我犧牲換得弟弟妹妹的成長與成才。過去,很少去體味他們的言行細枝末節處的人性,當我也補上必要的世俗心后,開始意識到這類人的舒服與美好。

這樣的人也許有些乏味,甚至,缺乏一定的自我意識和尊嚴感。不過,我并不會站著說話不腰疼地假想,他們的世俗心里要是添加些詩心就好了。有人類社會以來的現實生活證明,做到這點的難度,不亞于要求那些以詩心自詡的人愛大眾甚于愛自己。

這世上是否有那種把詩心的超拔、浪漫同世俗心的務實、寬厚沖兌得比例恰當的人呢?

當然會有,據我活到四十幾歲的觀察,比例很小,因為這要得益于基因、家庭條件、教養、運氣、個人修煉等各方面恰到好處的配合。

這樣的境界,類似于酒中絕品,一般釀酒師難以企及,只能遠遠地聞聞香氣。

當然,每個人都可以把這當做理想去探尋,雖然達不到,卻可能無限接近。

行文至此,總算想明白了寫這篇文字的潛在意圖,那就是,借給世俗心正名的機會,勸告像自己那樣一貫以詩心自居并自傲的人:

缺少基本的世俗心做底子,你的詩心就是一株沒有生命的塑料花,沒有香味。如有香味,多半有毒。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想利用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