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吏劉禹錫
唐代詩人劉禹錫,大名如雷貫耳;宋代廉吏劉禹錫,卻鮮為人知。

             

彭庭松

唐代詩人劉禹錫,大名如雷貫耳;宋代廉吏劉禹錫,卻鮮為人知。

劉禹錫,初名珪,字秀成,紹興二年壬子科張九成榜進土。廬陵永豐人,與大名鼎鼎的歐陽修同鄉。其事跡見于《同治永豐縣志》《萬歷吉安府志》《光緒吉安府志》和《宋元學案補遺》第三十四卷。各書記載大同小異,在細節上略有出入。

值得注意的是,《宋元學案補遺》中稱安福劉廷直為禹錫弟,曰:“紹興初年復詩賦科,(廷直)與兄禹錫同升里選,而先生在第二,州閭稱‘二劉’。已而禹錫登科,先生登十五年進士第。”然《萬歷吉安府志》有《劉廷直傳》,并未提及兩人的兄弟關系,《同治永豐縣志》亦無劉廷直傳記。不知《宋元學案補遺》所據何在,抑或誤將兩劉禹錫視為同一人。

劉禹錫是位態度鮮明的愛國者。在南宋初期,是抗金收復失地,還是和敵以求茍安?這是擺在每個士大夫面前的選擇題。選擇戰,意味著愛國;選擇和,意味著賣國,這當中沒有任何模糊的余地。劉禹錫中進士后,“授筠州司理參軍”,按照南宋的規矩和制度走上了仕途。但直到虞允文為左相,才得到推薦的機會,“表署江州觀察推官,擢朝散大夫,守鄂州,兼領荊湖北路提刑。”這當中劉禹錫沉寂了三十多年。而這正是秦檜當政,不余遺力推行投降路線的時期。和胡銓、王庭珪等廬陵俊杰一樣,劉禹錫用行動和秦檜劃清界限,放棄榮華富貴的追求,用自己的氣節撐起國家和民族的尊嚴。

劉禹錫是位意志堅定的主戰派。他“嘗詣闕上書,請乘北邊歲饑,選將調兵,復中原,修陵寢。”盡管上書極有可能在秦檜死后,然奸臣雖亡,路線還在,黨羽湯思退們仍然在頑固推行。不曾想,金兵在海陵王完顏亮的主導下,制定了滅亡南宋小朝廷的計劃,“霍霍”的磨刀聲清晰可感。在這樣的壓力下,高宗不得不暫時倒向主戰派。因此對于劉禹錫的上書請求,皇帝出人意料“嘉之”。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中書舍人虞允文臨危擔當,在軍事主帥李顯忠未曾到任時,當機立斷,以參謀軍事之任擔代理主帥之責。振奮士氣,一鼓作氣,取得了采石磯之戰的勝利,使得南宋轉危為安。之后,主戰派在朝廷中暫時占有上風。乾道五年(1169年)虞允文拜相,這位愛才的良相,非常愿意成為主戰同志政治上的伯樂,他將劉禹錫錄入《翹材館錄》。正是虞允文的力薦,劉禹錫得以在人生晚年,還能出仕為國效力。

劉禹錫是位受人尊敬的清官。《光緒吉安府志》記載:“時有誤犯死刑者,禹錫平反之,及歸,持金帛來謝,固辭不受。從者私納之,事覺,索而投于江。從者載一缸于舟尾,命碎之,曰:‘毋污我’。”當官要為民做主,發現冤案及時糾正,避免了一起人頭落地事件,這對當事人來說,不啻再生之恩。當事人送來真誠的“感謝費”,劉禹錫斷然拒絕。沒想到身邊的人竟然收下,劉禹錫發覺后,沒有疾言厲色,而是直接將金帛投江明志。即便是不值錢的“一缸”,也要當場打碎,絕不能讓名節蒙塵,操守碎地。劉禹錫秉一身正氣,行無言之教,為從者樹立了楷模。致仕歸家,他“筑清風臺,吟詠其中”,自得其樂。后來這清風臺變成了清風書院,朗朗書聲中,劉禹錫的精神和情操激勵著一代代的讀書人。呂本中《官箴》中說:“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能照箴言做的,都是心中裝有老百姓。老百姓心中有桿秤,好官在他們心目中自有分量。《宋元學案補遺》中稱贊劉禹錫:“為政以寬為本,民愛慕之,不忍欺。”這“愛慕”和“不忍”,就是老百姓對清官的最高評價。

煌煌文章在,錚錚節義邦。劉禹錫不負桑梓不負學,他所展示的廬陵風骨,后人不應也不會忘記。這位“雅靜博聞”的廉吏,雖然沒有留下任何詩文,但他用一生的立身行事,寫就了奪人風采的精神長歌!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想利用网络赚钱